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更多内容,请关注经络养生馆微信公众号!!!

经络养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672|回复: 0

如何成为荷光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4 17:3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荷光者
散发生命的光与热,疗愈自己也照亮别人!
曾经,我们以为人生是“有”意义的,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去找到它、揭开它、学习它、甚而去实践遵行。而现在,将颠覆你得既往---人生是无意义的……而那是神最伟大的礼物!
你知道吗?神并没有为我们的人生指派任何目的,因为必须创造出目的和意义的人,正是我们自己!
● 如果你的人生没有方向,那是因为你没有“定下”一个方向。
● 如果你的人生没有成就,那是由于你不知道你想成就甚么。
● 假如你想赶上演化的快速跑道,就必须将人生的每个黄金片刻发挥到极致,并做最好的运用。
知道一切正在水到渠成,可能看起来不像,但的确如此。往往,当你的人生彷佛正在分崩离析时,其实它正在水到渠成。第一次常常是如此。这是有理由的,与一个非常正确的形而上原则有关。简述于下:一旦你决定了你是谁以及是什么,与它不像的每样东西都会出现在空间中。
你在这房间里为的是疗愈这房间。你在这空间里为的是疗愈这空间。你在这儿没有任何别的理由。
原则一:人生是无意义的,而那是神最伟大的礼物。
好吧!也许还有几个人“以为”他们明白了。他们知道人生的目的,只不过其余的人都不了解罢了。当然,这就是世上许多主要宗教所采取的姿态!这些宗教指出,他们知道人生的目的。甚至有一、两个宗教说,它们就是人生的目的,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顺从那个特定宗教的指挥,如此我们便取悦了万能的上帝——并且得到救赎。反之,如果我们不顺从那个特定宗教的意旨,我们将被送到万劫不复的地狱里。如果不是有上百个组织性的宗教做出本质上相同的宣告的话,问题也不会那么大。
人生没有意义,是由于神要我们去创造自己人生的目的。而如果神已然创造了那个目的,那么当我们试着表现人生的功能时,祂便剥夺了我们所拥有的最伟大的机会,以及最伟大的工具。因为,你明白吗?虽然人生并没有目的,却真的有其“功能”。目的与功能完全是两回事。
时钟借着滴答来“作用”,“目的”是在报时;车辆藉内燃来“作用”“目的”是运送人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微波炉藉快速振动食物分子来“作用”,“目的”是加热食物。人生以一种特定的方式发挥功用,但却不为任何预先决定的“目的”。那是由于神创造了“决定目的”作为人生的功能。换个方式说:你的功能——是创造你人生的意义。如此,你便创造了自己。并决定你自己真正的模样——以及你将成为谁。
神是在不断创造和重新再创造他自己的过程里。神在每个片刻决定祂下个片刻是什么。这是神最兴奋的功能(事实上,是神唯一的功能。)——纯粹的创造。
步骤一是决定并且宣告人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你而言,你人生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你无法回答这个问题,那么来看一个更大的问题:一般而言,生命的目的是什么?

问题将不在于你不知道人生的目的,而在于你知道它的这个信念。换句话说,替你自己决定人生的目的是什么,要比同意你自己的答案可能是正确的要容易多了!其理由是,你们认为有一个「正确的答案」——而如果有的话,你不可能刚好猜中!然而,并没有「正确的答案!」
你人生的功能是给问题一个答案——而你给问题的那个答案就是「正确的答案」。
你不相信这个,所以你花了许多年试图想出「人生的目的」。而同时,生命(神)一直在等着你决定他的目的。现在先别试着了解这整个过程,或其为何及何故。暂且只跟随指示,稍后一切都会变得更清楚。
指示是:弄清你人生的目的。
一般而言,人生的目的是:
        我的人生目的是:
「荷光者」步骤二将你的目的由「做」转译为「是」。
作为一名「荷光者」,必须了解「做」和「是」之间的区别。
「做是身体的一项功能。「是」是灵魂的一项功能。
原则二你是一个存在的人(Human Being),而非一个做事的人 (Human Doing)。
没错,在你人生的每一分钟,你的身体都在做些什么。而且,它是基于某个理由才去做事的。每件你有意令自己身体去做的事,你之所以令它去做,都是由于你想导致某种存在的状态(state of being),而你并不知道有任何其它方法可以达到它。
每件你有意令你身体去做的事,它都是为了帮助你达到一种「存在」状态而去做的。
现在做下面的练习。
在图表里,将你身体最近曾做过的事开列一张单子,然后指明你试想达成的「是的状态」。我们替你开始这张单子,给你一个如何完成这图表的例子。这是个帮助你界定与澄清你所有行为背后动机的极佳练习。
做的事: 我想达成的「是的状态」:
当你大笑时,那是你已然达到的一种存在状态,称为快乐、欢喜——或有的时候是紧张——的一个自动反应。当你哭泣时,那是你已然达到的一种存在状态,称为悲哀、伤心——或有的时候是快乐——的一个自动反应。在两种情形里,都是头脑引发身体、号令身体去「做」它所在「做」的——而且是头脑在想,「做」是达到「是」的唯一方法。
如果你仍不清楚自动V.S.有意的范型,那么跟任何一位演员谈谈它吧!对一位演员而言,被告以「大声点」或「在那句话上开始哭」,可以是个噩梦……除非,那位演员已学会那个创造出导演要求的自动反应的东西。没错,是有所谓的「技术」演员,他可以一个命令、一个动作地产生身体的行动……但在比较晚近的时期,有「方法」演员们——像达斯汀?霍夫曼、艾尔?帕西诺、梅莉?史翠普——获得了最广大的尊敬。许多人说,他们的演出不知怎地,彷佛更「真实」了。那是因为他们并非「演得像」,而是他们「如是」being)。在「方法演技」里,演员想起一件事,或忆起从前,它产生了在过去与现在剧本所要求的相同情绪反应。藉由这种方法,演员的头脑骗了身体,令它哭、令它笑,甚或爆笑连连。当头脑给身体送出信号,身体并不知道头脑正在经验的是「真的」,或只是个回忆;对身体而言,这全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在忆起一位美丽妇人或一位奇妙男子,以及一段激情的浪漫时光时,身体的心跳会加快,且身体本身甚至可能会冒出一身冷汗。在当下并没发生任何事,但身体并不知道。它由大脑接收到同样的信号,完全与那冒险首度被经验时一模一样。
同样的,恐惧也能藉一个回忆重新创造出来,它随即产生身体的反应,完全像是那经验又重新发生一样。那么,重复一次:头脑能用两种不同的理由「告诉」身体去「做」事。它可以告诉身体去「做」某件事,以便达成一种存在状态(这叫做有意的行为),或它可以告诉身体去「做」某件事,以便呈现出它已然达到的一种存在状态(这叫做自动反应)。无论如何,你永远都是某个状态(always being something),而你的身体永远在呈现你之所是(what you are being)。有时候,那呈现是非常微妙的,而有时则否。但这呈现永不结束。
你的身体是——你的灵魂所居的存在状态之呈现。
步骤二。要你做的是,看看当叫你宣告你的「人生目的」时,你在步骤一里想起的宣告——那宣告是一个「是」的声明,或是「做」的声明?如果它是个「做」的声明,步骤二现在要你将之转译成一个「是的声明」。
要求你这样做的理由是:
唯有当你的「做」(Doing)是由你存在之处(place of Being)流出,宣告它,而非试想创造它时,你才够稳居中道而变成一名「荷光者」。
世上大多数人都弄反了这个「是\做」(being/doing)的范型。人们都到处奔忙不已地做、做、做,并希望有一天能藉此方法而达到一种是的状态(「快乐」、「平静」、「富足」、「开悟」——不论什么),使得它不虚此「做」。悲哀的是,对大多数人而言,那都是无用无效的。他们终其一生做这做那、做这做那的,结果拥有的只是好大一堆「渡渡鸟」(do-do)。(译注:do-do,已绝种之古代鸟。此处应是取其谐音,做双关语之用。)所以,现在就完成步骤二。如果你还没完成的话,将任何潜入你「人生目的」的宣告里之「做」的声明,转译成一个「是」的描写。然后……继续向前!
步骤三不论你正在做什么,现在立刻采纳你描写过的存在状态。好,你已经过了朝向「正业」(Right Livelihood)及变成一名「荷光者」的头两个步骤。附带说一句,一个正在「正业」中的人,便是一名「荷光者」。那是因为,所有在「正业」里的人,就是在做他们真正是谁……而你真正是谁,就是你想要带来那道光。
你懂了吗?你听到了吗?你明白了吗?
在宇宙里,没有比你的存在之光更亮的光了。
所以,让你的光在世人面前照耀,以便他们可以看见你的善行,并且荣耀你在天上的父。因为祂对他们说:「难道一支蜡烛是要被置于量筒或床下,而不是放在一个烛台上吗?人不会点燃一支蜡烛而将它放在量筒下,却是放在一个烛台上;而它将光明给予所有在房子里的一切。」
记住,你在房间中是要疗愈这房间,你在空间里是要疗愈这空间,你在房子里是要疗愈这房子……要「将光明给予所有在房子里的一切。」你在那儿,并没有任何其它他的理由。
你如何照耀你的存在之光?藉由先移入「正业」——意思是不让你自己去从事违反任何关于你是谁的内心深处感受的一种生计。
你是一名有勇气的人,选择了造就一种生活,而非从事一种营生。
步骤三常常在人的经验中,产生如此巨大的一种转变。那是因为步骤三本身就是个巨大的动作,它是由聚焦于你在做(doing)什么,转移到你是(being)什么的一个动作。现在,让我们来试试看那个焦点转移的小实验。在当下这一刻,你在阅读一本拿在手上的书。那是你正在做的。如果现在有人打电话给你说:「你在做什么?」你会说:「哦,我正在看一本很棒的小书。」你会那样回答,是由于大半时间你在想的都是你在做什么。你瞧瞧自己的身体正在涉入的事情,而你便那样回答问题。就你如何聚焦你的生活而言,那是十分自然的。但现在,聚焦于你所是(being)的上面。现在,这个片刻,你是什么?闭上双眼,好好思考这个问题。很好。现在,完成下面的句子。
现在,我是……
很好。非常的好!你有点明白了,唯有当你聚焦于此时此地你是什么时,你才会弄清楚自己现在是怎么回事。
原则三每样你存在的东西,都是由于你选择那样去做,你才会是那样。
如果在任何特定的一瞬间,你是害怕的,那是由于你选择如此;
如果你是欢喜的,那是由于你选择如此;
如果你是苦恼的,那是由于你选择如此;
如果你是被爱的,那是由于你选择如此;
如果你是受到伤害的,那是由于你选择如此;
如果你是聪明的,那是由于你选择如此;
这个单子可以永远继续下去。没错——它实际上是如此。要明白,「是」(beingness)乃是某人身在其中的一种状态,而非某人采取了一个行动。你无法做(do)「快乐」,你只能是(be)「快乐的」,根据你所决定要「是」的。你无法做「悲伤」,你无法做「害怕」,你无法做「被错怪」,或「受伤害」,或「苦恼的」。你只能「是」这些东西。而什么导致你「是」它们呢?许多人相信是在他们周遭发生的事、是别的人或别的事造成的。然而并非如此,是你对别人做的事、所做的决定引起的。它是你做的选择。
然而我们至少知道:那选择并不是被强迫的。也许选择往往看起来像是被强迫的,但它们从来就不是。你能仅仅藉由选择而产生一种「存在的状态」,而且你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这样做。而且,你能着手去感觉某种感受,也就是说,你有权力去决定你要感觉如何,以及你现在感觉如何。这是人与人接触的伟大秘密,这是伟大的礼物,以及伟大的工具。而有了这工具,所有的宇宙都对你开放,并且你所能想要「是」,以及想要体验你真正是谁的所有自由都赋予了你。这便是那个真理,将放你自由的那个真理。你至少需要接受这原则为一个可能性,才能让它行得通。当你能接受它为一个可能性时,回到步骤三去。选择去投入你在步骤二里描写的「存在状态」里去,不论你在「做」什么。这是人们经过它而移入「正业」里的方程式。
借用泰莉?柯尔?韦特克 (Terry Cole-Whittaker)一本奇妙的书的标题:「The Inner Path from Where You Are to Where You Want to Be」——它是从你所在之处到你想要到的地方之内在道路。所以现在,身为你、经由你,选择你希望经验的那种存在状态,然后就成为那样。至于怎么做?问题就在焦点上。它与你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什么之上有关。举个例子,让我们来试试一种「存在状态」。让我们选……平静。只为这个练习的目的,让我们说,你希望、并选择在任何时刻、任何地方都体验自己身处一种平静的状态。很好,现在集中精神在那上面片刻,与它接触,看看它是什么样的感觉。将书放下,放松一下下,立刻进入那个地方。很好。现在选择「是」(be)那个……选择「是」平静……今天其余每个小时的每一分钟都如此。
如果你决意「是」一样东西——不论它是称作「平静」、「喜悦」,或称作「成功」——世上没有一件事能阻止你。如果你决意是所谓的「沮丧」、「不高兴」,或「无能为力」,同样的,世上也没有一件事能阻止你。你有没有试过想叫一个决意要悲伤的人快活起来?算了吧!你根本是在浪费你的时间。而对一个决意要平静的人,也是同样的道理。所以,如果你决意要「是」某个东西(亦即,去表达、体验,且完成一种你已决定的「存在状态」,而且不论表面看起来如何,你都坚守你的决定的话,你的身体迟早会发现它自己自动地去做,在你的经验中可能增加产生那种状态的事情。
不必多久,你的头脑也会加入这行动。终究,你是一个三部分的存在——身、心和灵——而如果你做了,并且坚守一个「『是』的决定」,你存在的所有三部分都很快会参与进来。那是因为「『是』的决定」是个扳机,它在你存在的每条纤维、你机能的每个层面点燃了原子炉。它们是开启「创造」引擎的钥匙。这解释了为什么一旦做了「『是』的决定」,你将开始从你人生中自动消除每一样不像你寻求「是」的东西。你几乎将在潜意识的层面上这样做。那就是说,你可能根本并不觉知自己在这样做。替你担心的家人、朋友和同事们甚至可能会说:「你确定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而你将无法回答。因为事实上,你可能并不确定。以一种说法,你已让你的自动功能取而代之了。这些包括了你的本能、你的反应、你的内在洞察力。这是当你「放手而听天」(let go and let God)时,所发生的事。你可能发现自己伸手去构那包香烟,然后毫无理由地突然放下它来……从此再也没拿起一包烟来过;或正要打电话给一些朋友,又将听筒放回,从此再没与那些人和在一起;或正要去上班,却转个身回了家,从此再没回到那个地方。只是在你内心的某些东西告诉你说:「不干了。」某个直觉性的信差只不过非常安静地变的时候了。)而围绕着那是你原本可能有的所有恐惧、所有焦虑,将突然消失无踪。
步骤四:观照反面,并称之为机会和礼物。
你需要知道的第一件事乃是:将会有反面。在人们、事件和情况这三种形式的反面,将彷佛造成了一个对你说你是的每样东西——你宣称自己「是」的每样东西——的阻碍。事实上,不只是会有反面——而且反面还会增加。会比以前曾经有的反面大得多。所以,如果你以为自己以前遭遇过困难,那么抓紧你的帽子吧!因为,以无法仿效的吉米?杜兰(Jimmy Durante)的话来说,「你什么都还没看到啊!」(如果你完全搞不清吉米?杜兰是谁,就倒退两格,停走一次;别越过『走』这个字,别收两百元。)(译注:应是一种类似「益智游戏」的玩法。)
「事情在变得更好之前,将会变得更坏」。这个事实也许不是自从你拿起这本书以来,所听过最令人兴奋的新闻。不过却必须让你知道——当你明白为何是如此时,万一事情变糟了,你事实上还会很高兴呢!这全都与原则四有关。
原则四:一旦你决定了你是谁以及是什么,与它不像或“相反”的每样东西都会出现在空间中。事情就是如此,而它必得是如此。但现在,请试着了解为什么。要理解你即将听到的东西,你必须清楚地看到关于「对立」的「真相」。关于「对立」的「真相」是,它们并不存在,除了在彼此的空间里。
因此,「灵魂」会感谢神赐予那些所谓人生的条经验,平等地尊重它们,好坏兼收,不带任何批判。如果你觉得你了解这个基本的人生原则所包含的观念的话,现在回到步骤四所说的。我们说过:「不只是会有反面——而且反面还会增加,会比以前曾经有的反面大得多。」我们也说:「当你明白为何是如此时,万一事情变糟了,你事实上还会很高兴呢!」你会高兴的理由是:
你将知道——因为你将视「反面」为一个肯定和明确的记号——你是在转化的旅程上、荣耀的道路上、更高的道途上。
现在对你很重要的是,你也要知道以一种非常真实的形而上意义——「在隧道底有一道光。」我们谈到这些负面的相对现象及效果只是暂时的,它们的目的是永远治愈你人生的外在经验上任何负面的感受。这治愈是这样发生的:让我们再一次用「平静」作我们的例子。我们说:
你是为人父母者,而你作了一个宣告——「我是『平静』」——你作出那宣告的剎那,每样不像「平静」的东西都会进入你的经验里。因此,孩子们将开始吵闹——比他们曾有过的更加吵闹!然而,你现在在响应此事时,你将有个「选择」,因为现在你将明白和了解它为什么发生。你可能选择看这「反面」为一个带来礼物的东西,带给你一个机会去体验和表达平静;或者像是个小偷,偷走了你的平静。让我们假定你选择要平静。带着这个承诺和焦点,你不会以老样子去反应;你不会变得和孩子们一样的吵闹和混乱,提高你的声音而命令他们安静下来;你只是平静而镇定地度过那一刻。在你还没发现之前,孩子们感染到你的能量,可能真的自己静下来了。纵使他们没有,也没关系,因为你已掌握了那一刻,你已改变了那经验。在之后数天和数周里保持住这个焦点,它将会显示给孩子们看——变得吵闹已不再是个获取注意的方法。而事实上,他们正看到了反面,这将产生一个了不起的觉醒——在你和你的孩子们两者都是。你将注意到的下一件事,便是更多的平静将普及一切。在你人生的每个领域也将如此,无论你选择「是」什么,其反面都将出现(或你会更明显地看出,它本来就一直在那儿!)于是,当你治愈这个「反面」,即你是谁的幻象——而怀着坚决的焦点移入对「你真正是谁」的持续且越来越大的表达时,反对你的那个东西将不再具有任何效果,你已令它失效了。
并且,就像所有的大师一样,你再也不会谴责别人称为邪恶的东西,因为你将明白:「你所抗拒的会持续,而你所注视的会消失。」也就是说,它不再持有它现在的形式,它不再产生它目前的效果。而你将会被黑暗包围,却不诅咒它。那时,你就像所有大师一样,将变成一名「荷光者」。
步骤五:容许形式创造它自己。
现在,我们终于来到「形式」这个问题了。你的服务将采什么形式呢?作为一名「荷光者」,「看起来」会像什么样子呢?有两个方法可以着手将你内心最深的欲望转变成具体的形式。你可以试着使你的欲望切合一个预定的形式,或你可以容许那形式创造它自己。我强力建议你采取后面这个方向。当我们坚持要我们的欲望以一种特定的形式具体显现时,我们事实上限制了神。然而当我们保持每个选择开放时,我们便留给不可思议的创造一个空间。希望服务他人的人们,第一个问题经常是:「我能『做』什么,才能是一名荷光者?」这应该是人们问的最末一个问题。首先,移向「荷光者」所住的「存在状态」,然后容许你人生的「作为」由那里流出。那个「存在状态」是什么?它是随你的想象而呈现的。你得以选择;你得以决定。你想分享的是什么「光」;你想分享、并希望带给人、由别人内部唤起的是什么「光」?如果你能给它一个名字,那会是什么?你明白有些在你内心燃烧的东西,如果它一旦充分释放且充分表达的话,会使别人的生活更好。那是什么?那感觉起来如何?记住,它并非你「在做」的什么事;它是你会「是」的什么东西。是关爱吗?关心吗?疗愈吗?不论你在做什么,你都可以更「是」它们。然而其神奇之处,在于你越「是」什么,你所「做」的就会越完美地落入容许你更「是」那样的地方!信任这过程。它行得通。
原则五「存在」变成了形象。
你是一个正在形成的“存在”——这是个宇宙的事实。为了使“你是谁”具体成“形”,除了将你是什么带到“人生”的过程里之外,你并不需要任何其它的“信息”,只需要容许“形成”的过程以其自己的方式、在它自己的时机发生。而什么又是“以其自己的方式”?
“存在”(Beingness)變成“形”(Form)的方式,首先是经由自我构思。也就是说,那个存在想象下一步它想要“是”什么,(步骤一和二),随后立即移入那种“存在的状态”,不管外在的条件或境况是怎么样(步骤三),或实在是由于对它的响应(步骤四);最后,它围绕着自己的自我观念而形成它自己,产生方法以有形方式去体验它一直以无形方式体验到的东西。除非所有五个步骤都完成了,否则你将发现自己欠缺信息。那就是说,你将不知道“你是谁”,你没有足够的“正在成形”的东西。当有足够的你在成形时,你将以实质形象知道且经验“你是谁”。
“存在”的功能就是产生“形象”,那就是神所做的。或者更正确地说,那就是神之所是。
神是存在;变成了形象。你也是一样。
所以实际上,没有你可做的事;而且,做得越少越好。只要存在。只……存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经络养生网 ( 鲁ICP备13001525号-1  

GMT+8, 2021-9-18 06:51 , Processed in 0.09614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